“頂級探險船” 選購指南

在醞釀了一段不算短的時日以後,傑夫終於開始動筆撰寫這篇針對「頂級探險船」的選購指南。最起先只是單純為了方便同仁在向客戶提供咨詢服務時,能夠有一份客觀的參考資料;但隨著幾家主流的奢華郵輪品牌以及市場新秀如 Scenic 陸續投入 Luxury Expedition 的市場,這份指南的必要性也與日俱增… 繼續閱讀 “頂級探險船” 選購指南

心中的那個「探險魂」

不確定是因為轉做了管理職,或是已經旅行過太多地方,最近對於帶團的工作邀請總是提不起太大的興趣。按理說,帶團能獲得優渥的額外收入,又可以從辦公室沉悶的上班生活暫時解脫,應該是歡迎都來不及,怎會像這般毫不遲疑地把「錢」往別人的口袋裡推?

關於這點,連我自己也不完全清楚箇中的真正緣由;但可以肯定的,是自己並非對帶團這項工作感到煩膩,或是錢已經多到不再想要這筆額外收入。有時我會真格的質問自己,為什麼現在不像過去那般地熱衷出門帶團了? 將各種可能性在腦海中反覆推敲,我發現,除了希望在不同領域的角色也能有傑出表現之外;讓我決定減少帶團頻率的,說不定是第一次踏上南極大陸時所經歷的點滴在我心裡悄然播撒下的一個模糊念頭。
繼續閱讀 “心中的那個「探險魂」"

【南極】涅克港 Neko Harbor & 天堂灣 Paradise Bay

2014.12.17 日誌 – 涅克港 Neko Harbor & 天堂灣 Paradise Bay

map_neko
在 涅克港(Neko Harbor)的健行活動,出席率相當理想,以過半的人數為台灣代表隊保住了顏面。但不論是登山組或自遊組,一登上沙灘後,必定都見著了正躺在一旁呼呼大睡的二頭海豹。其中有著褐黃顏色的,是年約一歲左右的象海豹( Elephant Seal ),後方不遠處披著深灰色皮衣的,則是前一日我們才在浮冰上見過的威斗海豹 ( Weddell Seal )。 圍著他們或嬉鬧、或戲水、或打盹的,是頭上戴著白色耳罩的紳士企鵝( Gentoo Penguin ),這些天生喜感十足的小傢伙們,似乎每天總有演不完的笑料,不管什麼遇見他們,都能讓人會心一笑。 陪著團員中年紀最長的林先生夫婦踩著雪地慢慢往上爬,我不自覺地想起了在2012 年的 12 月,我頭一次踏上南極大陸的土地,並在當天的日誌寫下了如此的記述:
 
跟隨著探險隊長康瑞於冰河上健行,來到健行的終點,康瑞對眾人說「讓我們保持一會兒沉默,享受幾分鐘這再純粹不過的寧靜吧!」。 我能意識到微風吹拂在臉上的感覺,但有那麼幾秒鐘卻似乎完全聽不見風的聲音;於是整個世界靜悄悄的,恍如只剩下我,和眼前的這片白色大地。 我伸手從雪地折了一小片晶瑩透亮的冰,不加思索地便放進嘴裡咀嚼,模仿身旁天真無邪的小女孩 Ava,用最直接的方式來品嚐南極的滋味兒。 僅是這短暫的幾分鐘時間,我感覺身心似乎皆得到了洗滌;那一口沁人心脾的極地純冰,瞬間便化成了從我身上所蒸發出來的縷縷白煙,以另一種形態,重新回歸到眼前這個讓人感到不可思議的冰雪世界。人生有著許多不同種類的感動,但我從來沒有經驗過如此純粹的形式;它來得是那麼地突然,消失的速度也飛快 …

繼續閱讀 “【南極】涅克港 Neko Harbor & 天堂灣 Paradise Bay"

【南極】捕鯨人灣 Whalers Bay

Whalers Bay-003_Snapseed

在傑夫迄今共三次的南極之旅中,一共有二回於捕鯨人灣來登陸;而這二次的登陸經驗,則可說是截然不同。 捕鯨人灣顧名思義,自然是當年南極捕鯨船隊的重要營地,其位置就在穿越欺瞞島(Deception Island)的入口「海神風箱」後東北側不遠處的海灣。 在捕鯨人灣上有一個半圓型、長度約 2 公里的黑色火山碎屑沙灘,由西北側的奔富岬(Penfold Point)一直延伸到東南側的大教堂崖(Cathedral Crags)。 在西面的盡頭有一處地熱湖 Kroner Lake,在還沒到過南極之前,我一直天真地以為那裡是人們從事極地跳水的地方;因此當我驚覺現實情況與我的極地溫泉夢有相當大程度的落差之後,我立刻便放棄了極地跳水的念頭。(一直到第三次南極之旅,才終於完成這項壯舉,詳情將另文介紹)
.

三訪南極

雖然2013年初第二度造訪南極時,我就有一股強烈的預感,覺得自己很快會再回到這片我至今仍找不到合適字句來加以描述的獨特天地,但卻沒料到會在這麼短的時間三訪南極。
.
從事領隊工作近八年,走訪了世界各地不同的角落,從最初青澀懵懂的菜鳥,熬到變成即使對著空氣也能滔滔不絕的老鳥;這條路走的並不輕鬆,卻極為充實、豐富。 而在眾多的旅行當中,最讓人難以忘懷的,則非南極莫屬。 那是一個無法加以分類的終極旅遊地點,一個不管第幾次去,都會讓我感到興奮、期待,身體不自覺地起雞皮疙瘩的夢幻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