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回鄉 2014

上一次寫關於故鄉的回憶,是二年前從台南過完農曆年返回台北後,由於感觸良多,因此在溼冷的公館老宅裏趁著畫面尚鮮明,趕緊將一幕幕溫暖的回憶給記錄了下來。 雖然還要兩、三天才會南下,但平時總是不輕易上身的寫作魂,今兒個卻突然興致高昂;於是在讀完了二年前的「回鄉 2012」之後,決定寫一篇「回鄉 2014」,好把已經過時的舊版本給換下來。(沒看過2012版的朋友們,恐怕要失望了,因為在著手撰寫新版本的此刻,舊版本便已被下架)

【非洲】The callings of Africa

R0012018_Snapseed

距離上一次發稿,大概已經是快三週前的事了;但這回倒不是懶惰症復發,而是近來心力大多投注在辦公室的工作上,因此耽擱了寫作的計劃。 直到今天收到去年六月曾一起搭船旅行的團友寄來她的新書後,才想起自己已經停筆許久;要是再不提高發文頻率,恐怕遲早會被讀者給遺棄。(其實也不能算是完全停筆,只是大多數書寫的內容都是私人信件或旅遊行程為主…)
 
自去年底從南極歸來後,腦海中便一直有股聲音反覆不斷地朝著我輕聲呼喚。 
 
「Africa, Africa, Africa, Africa…」

【南極】捕鯨人灣 Whalers Bay

Whalers Bay-003_Snapseed

在傑夫迄今共三次的南極之旅中,一共有二回於捕鯨人灣來登陸;而這二次的登陸經驗,則可說是截然不同。 捕鯨人灣顧名思義,自然是當年南極捕鯨船隊的重要營地,其位置就在穿越欺瞞島(Deception Island)的入口「海神風箱」後東北側不遠處的海灣。 在捕鯨人灣上有一個半圓型、長度約 2 公里的黑色火山碎屑沙灘,由西北側的奔富岬(Penfold Point)一直延伸到東南側的大教堂崖(Cathedral Crags)。 在西面的盡頭有一處地熱湖 Kroner Lake,在還沒到過南極之前,我一直天真地以為那裡是人們從事極地跳水的地方;因此當我驚覺現實情況與我的極地溫泉夢有相當大程度的落差之後,我立刻便放棄了極地跳水的念頭。(一直到第三次南極之旅,才終於完成這項壯舉,詳情將另文介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