粉碎烏托邦

走出捷運站,我向四周望了望,接著便朝著我認為應該沒錯的方向走去。不僅事前在電腦上查過地圖,在出捷運站前又看了一次墻面上的出口位置圖,因此走錯方向的可能性,應該極低吧?

就這麼往前走了十多分鐘後,終於察覺到不對勁,應該幾分鐘路程就能抵達的地方,怎麼會到現在還不見目的地的蹤影?於是拿出手機打開 Google Maps 來確認位置,果然,我是朝著正好相反的方向前進。

繼續閱讀 “粉碎烏托邦"

多少才夠?

最近一位同仁問我:「你覺得多少才夠,如果要退休的話?」我先是猶豫了好幾秒,接著才氣定神閒地將手中剛剝好皮的香蕉朝著她的方向搖了搖,半開玩笑地道:「我的午餐只需要一根香蕉,若是按現在的吃穿用度來推算,說不定已經可以退休了。」
繼續閱讀 “多少才夠?"

壓垮新手領隊的那根稻草?

 

最近一名公司的新同仁為了七月份被指派的帶團工作而多次向我討教帶團的要領和準備的方式,我也大方地將這些年所累積下來的各種經驗和提高效率的「工具」一手不留地傾囊相授。雖然她加入公司的主要目的是要找一個婚後可以安心養家的環境,並不是要成為像我一樣的專業領隊;但熱愛旅行的她倒是也不排斥每年幫忙公司帶個一、兩團,好從相夫教子的生活中暫時短暫抽離一下。

既然要做,自然就不能用半調子的態度去帶團,因此我在輔導她的過程中,也再三地利用機會提醒她,帶團本身不是件太複雜的事,但就像廚師的手藝有優劣之分一樣,即便是條件完全相同的食材,經過烹調後產生的結果,卻可能完全不同。 所以在還沒有積累足夠深厚的內涵去創造自己的風格之前,投資報酬率最高的,就是不厭其煩地去將基本功夫練紮實。

繼續閱讀 “壓垮新手領隊的那根稻草?"

成為一名出色專業領隊的祕訣

週五的晚上,難得地在下班後不是直接搭公車返回住處,而是前往市民大道上的一家居酒屋和友人喝酒聊天。我到的早了,於是便先進店裡在預約的位子坐了下來,一邊不著痕跡地暗自打量店裡其他的客人,一邊思忖這兩個因為工作而結識的友人,怎會突然想找我喝酒聊天? 我不是那種能夠炒熱派對氣氛的 High 咖,也不是談笑風生的交際高手,因此主動約我喝酒聊天的,或多或少會有些事想問我;而我會爽快答應赴約的,則通常是我也有一些事情想透過他們去瞭解。

灌了半杯生啤酒後,我情不自禁地向他們描述我心中公司轉型的藍圖,對自己將來的期許,以及對生活和工作的價值觀。自顧自地口沫橫飛講了好一會兒後,才倏然想起,他們今晚是不是有什麼事想問我?
繼續閱讀 “成為一名出色專業領隊的祕訣"

Motivation

一位在台大唸 MBA 的網友問我願不願意接受他們小組的訪談,說是有一堂課需要找在 Service Industry 工作的人分享關於 Motivation 的經驗。 我搔了搔頭,接著便在臉書訊息框裡以不擅長該題目為由,推辭了他的邀請。

「除了我自己本人,我還真不確定是否在這個行業裡有成功地 motivate 過任何人? 這些年輕學子一個學期繳 40 幾萬學費唸『管理』,我不懂的事可千萬別去胡亂攪和。」我皺了皺眉頭,心想如果是要討論失敗的案例,我倒是有一籮筐可以分享;嘗試去點燃別人心中的熱情是一回事,能不能把這份熱情燒旺則是另外一回事。
繼續閱讀 “Motivation"

【職場】先革自己的命

中僑的創辦人,同時也是帶我進入郵輪行業的溫董事長,從二十年幾前便開始代理頂級郵輪品牌,印象中代理業務在每年結算時虧損的次數多,賺錢的次數少,而且是考慮 spin off 成立新品牌的前幾年,才開始盈利。

因此我對頂級郵輪生意所留下的第一印象,是「華而不實」。僅管客單價很高,但因為市場規模太小,賺來的錢遠不夠拿來養一個四到五人的服務團隊。代理部,於是成了公司裡一個「特殊」的部門;明明年年虧錢,但在溫董的堅持下,卻一直沒有進行縮編。

也許是預見了山雨欲來,在舊公司賣掉辦公室並進行重組之前,溫董便決定帶著團隊離開另行成立新公司。

「如果那時候溫董做了不一樣的決定,就不會有中僑,我也不會擁有像現在這般自由的舞台。」對公司成立後才加入的新同仁來說,中僑代表的也許只是一份薪水;但於我而言,中僑代表的卻是職場生涯的一個重要轉捩點。短短幾年,我甩脫了殘餘的青澀,並跟著公司一起在各種危機中尋求突破與成長。 或許是因為比任何人都更加清楚這一切的得來不易,所以總是戰戰兢兢地反覆檢視自己,有沒有因為安穩便鬆懈下來?有沒有因為能力提升而變得傲慢?有沒有因為公司連續二年出現盈餘,就失去危機感?
繼續閱讀 “【職場】先革自己的命"

三套劇本

也許是因為領隊工作的訓練,為了要應付旅行中各種無預警的突發狀況,我總習慣在心中為次日的行程準備至少三套劇本,一切按計劃進行的 A 版本,計劃必須臨時變更的 B 版本,和最差情況發生時的 C 版本。

這樣的訓練,本只是為了讓自己在帶團面對旅客時能夠表現的更加沉穩、從容,但在收山並開始投入管理工作之後,才發現這項在外勤時代所累積下來的能力,在辦公室裡似乎也同樣地實用。

繼續閱讀 “三套劇本"

人才的培養,也有停損點

自從去年起開始逐步接手管理的工作後,真要說有什麼讓我感到吃力的,應該便是「人才」的培養吧。
不確定是否因為我對自己的要求很高,所以才不自覺地也對那些由我所錄取進來的同仁抱有許多期待;我總想像有了這些人的協助,我和公司便都能不斷地蛻變和成長;就像是復仇者聯盟那般,將擁有不同能力的超級英雄集結在一塊兒後,就可以興奮地向更大的舞台挑戰了吧!
六月魔咒
識人,是我過去最缺乏的能力。在接下管理職之前,我的心思無非就是落在如何讓自己變強、獨善其身上頭;因為不論是職場或社會,對沒有任何人可以依靠的我來說,就像是一處攸關生死存亡的修羅場;我和林依晨用生命在演戲一樣,是用「生命」在工作。 但投入的程度越是深,便越發明白並非每個人都是用同樣的心態在面對自己的工作或人生;那怕是曾經讓人有所期待的新人,也往往逃不過「六月魔咒」,在新鮮感和熱情逐漸消退之後,便躲進角落的舒適圈裡,每日盤點自己的小確幸。

繼續閱讀 “人才的培養,也有停損點"

憑什麼傲慢?

最近經手的一個 case,給了我極深的感觸;一起參與的新同仁好奇地問我「往來的這幾家業者都是市場上很知名的品牌,但為什麼客戶感受到的是這樣的觀感?」
.
在這個行業工作近十載,我完全能理解這位優秀新同仁心中的狐疑,但我收起笑容嚴肅地告訴她「千萬不要輕易地感到自滿,甚至開始去嘲笑或看輕那些向我們尋求協助的同業。每一家公司的專業不同,我們也許在某個項目比其他人具有優勢;但妳要明白,這不代表別人就真的不如我們。如果換一個項目,我們又會不會連參賽的機會都沒有? 過度的自負,長久累積之後,便極有可能成為一種傲慢。 妳覺得,我們有傲慢的資格嗎?」
.

繼續閱讀 “憑什麼傲慢?"

The Next Year

轉眼間,便又到了年末自我檢討的月份;而和往年大同小異,每年末尾為新的一年所擬定的各種計劃和目標,不出意料地,有 99% 跟著那紙忘了是什麼時候給揉掉的清單有相同的命運,進了回收筒。
.
想必很令人沮喪吧?年復一年地期待著能趕快遇見那個全新的、不一樣的自己,但一年一年過去,卻開始懷念起過去那個有勇氣去衝撞生命不同可能性的自己。 好像開始有點兒懂了,當清單上的目標從「再多學會一種外語」、「成為王牌領隊」、「環遊世界」、「當一名出色的企業家」…,慢慢變成「在市區買房子」、「存款破千萬」、「找個對象談戀愛」、「將體重控制在 65 公斤以下」…,活在現實之中的人們,在應付日常所需的種種過程中,也一點一點兒地接受著現實;「那是一種無法避免的自我妥協」我們一廂情願地為這份越來越實際的清單註解。

繼續閱讀 “The Next Year"

十年一變,領隊傑夫下台一鞠恭

和文靜姐前往南極時,我從未料到有一天我會嚮往成為和她一樣傑出的管理者。
和文靜姐前往南極時,我從未料到有一天我會嚮往成為和她一樣傑出的企業經營者。
自上週從挪威出差歸來,一個念頭便不斷地在腦海裡浮現:「今年是入行的第十個年頭了,我的領隊生涯還有多久?」
 
一面環遊世界一面工作,聽起來像是種極夢幻的職業,至少我意外踏入這個行業的頭幾年,一直都抱持著這樣的憧憬。 幾度,我甚至羡慕那些資深的長線領隊,可以不用每日進辦公室上班,天天在風景秀麗的地方溜轉,然後二個禮拜的收入就是我上班一個月的二、三倍。
 

繼續閱讀 “十年一變,領隊傑夫下台一鞠恭"

未生、完生

5516ece097516
前些日子因為無意間在網路上讀到一篇介紹韓劇「未生」的新聞,於是在好奇心驅使下,便抽空將這部以職場生活為主題的另類韓劇給追完。
 
未生,其實是圍棋術語。棋盤上黑白兩色的棋子在吃掉對方、未被對方吃掉前,都是尚未存活的「未生」,贏的一方才是完全活下來的「完生」。
 
關於戲的內容,網路上已有不少文章可以參考,許多甚至連看完以後應該產生什麼共鳴和結論,也都幫忙整理出來,讓讀者省去思考的過程,直接選頂帽子戴上即可。 也許是已經累積了十數年職場工作經驗的緣故,每當看到這類企圖用數百字來總結職場生活的文章,心裡總是忍不住慨嘆,「人生那有那麼簡單?看完一部戲後職場生活就能從此海闊天空?」
 

繼續閱讀 “未生、完生"

Dilemma

2015-05-19_23-24-45
這已經是今年第二次聽到團隊裡的年輕成員決定要離開公司,不管實際的原因為何,心裡總是難免會感到失落。 這是一種兩難,一方面你心裡極希望能為了自己與公司的方便將人留下,但又同時可以充分感受到她心中極希望能離開 Comfort Zone,趁年輕時去嘗試不同人生可能性的熱切渴望。
 
也許是年初時已經經歷過一回,面對這突然的消息,我雖然仍感到措手不及,但倒也沒有像上回那般的大驚小怪。 在我像她們那樣的年紀時,也同樣地滿腦子想掙脫一成不變的生活;想離開故鄉到大城市去,想做體面的工作,想過有趣的生活,想交很正的女朋友,想要有一天也能成為舉足輕重的人…。
 

繼續閱讀 “Dilemma"

賺到的,是誰?

還沒出社會時,朋友問我未來最想要從事那一類工作。我毫不猶豫地回答,最好是那種可以到處旅行的。 雖然並不在原本的計劃內,但一個不留神,都已經在旅遊業工作了超過七年的時間;年少時的一句玩笑話,沒料到竟成了日後令人莞爾的精準預言。 有鑑於此,現在只要有人問到關於未來的事,我一律謹慎作答;以免下次不小心玩笑開過頭,或是話講太滿,一張糊爛嘴平白無故地把自己的將來給說砸了。
繼續閱讀 “賺到的,是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