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極】彼得曼島上的老彼得 Petermann Island

彼得是探險隊成員中年紀最大的,他是船上的歷史學家,也是眾人公認最幽默的講師。
Map_Petermann
彼得曼島和烏克蘭的 Vernadsky 研究站距離並不是太遠,但通常只會擇一前往,不會兩個都造訪,以保留時間前往其他區域。

對許多前往南極的旅人來說,彼得曼島通常是他們這趟昂貴的行程中,所能夠抵達的最南端。 在傑夫第一次的經典南極之旅,所拜訪的最南處,是在彼得曼島南方不遠處的烏克蘭研究站 Vernadsky Station (65° 15′ S),那一次雖然嚐到了冰河伏特加,但並沒有能夠穿越南極圈,成為正港的圈內人。  第二次的南極行雖然沒能夠再訪 Vernadsky 研究站,好帶一瓶純冰伏特加回來和第一屆的南極同學們暢飲,但卻順利地成為了圈內人,不但順利登上南極圈內的迪戴爾島,還一度挑戰 The Gullet 水道,可惜海面結冰的範圍太廣,只在 The Gullet 水道的入口處破冰前行了數百米之後,便在緯度 66° 50′ 12″ S 的地方調頭折返。

繼續閱讀 “【南極】彼得曼島上的老彼得 Petermann Island"

【南極】迪戴爾島與撿石頭的男人 Detaille Island

英國的 Base W 建於1956年,但兩年後便遭到廢棄,如今是仍在進行修復中的歷史建築。

迪戴爾島 Detaille Island 是許多以穿越南極圈 Antarctic Circle (66° 33′ 44″) 為目標的觀光探險船通常會選擇嘗試登陸的地點,因為它的所在位置便在穿越極圈之後的不遠處,所以極適合讓已經好幾天沒有踩到陸地的乘客上岸來活動活動筋骨。 不過要在迪戴爾島進行登陸並不是件容易的事,這裏的強勁風勢和洶湧海浪經常使得探險隊長放棄用橡皮艇載乘客上岸的念頭。

繼續閱讀 “【南極】迪戴爾島與撿石頭的男人 Detaille Island"

【南極】欺瞞島 Deception Island & 南極跳水俱樂部

Silver Explorer 的乘客在 Telefon Bay 來進行火山健行的活動,這是本次旅程最後一次爬山了。

欺瞞島 Deception Island 是南雪特蘭群島中的其中一個島嶼,這個島在地圖上極容易辨認,因為它的形狀是個戒指般的環形,這個特殊的形狀,則是火山爆發後所留下來的巨大火山口。 是的,欺瞞島是座火山島,而且最近的二次爆發,分別在 1967 和 1969 年,亦即欺瞞島仍然是座活的火山。

欺瞞島這個名字的由來,是因為它特殊的地形;這個環狀的島嶼只有一處入口,而且入口處極為狹窄,僅有 230 米的寬度,自十九世紀來便被水手們取名為「海神的風箱Neptune’s Bellows」。 以當年的航海設備,若是不知道入口正確位置的人,從外觀絕不會知道這島內,竟會別有洞天?

繼續閱讀 “【南極】欺瞞島 Deception Island & 南極跳水俱樂部"

【南極】貝利角 Baily Head 上的快樂腳

在貝利角上頭,估計約有18萬隻的帽帶企鵝;是南極半島上最大的帽帶企鵝孵育地。

貝利角 Baily Head,位於欺瞞島 Deception Island 東岸的一處碎石海灘,這裏大概是南極半島的區域內,帽帶企鵝 Chinstrap Penguin 數量最多的孵育地,大約有超過九萬對的企鵝夫婦在這裏。

搭乘橡皮艇登陸貝利角,並不是件容易的事;正確地說,是非常困難。因為這裏的拍岸浪 (Surf) 起伏相當大,即便是海上平靜無波,但在換乘小艇靠近貝利角時,便會受到拍岸浪的影響,大幅地增加登陸的困難度。(遊客畢竟不是專業的探險隊員,因此只要有風險存在,探險隊長便會放棄登陸)

繼續閱讀 “【南極】貝利角 Baily Head 上的快樂腳"

【南極】布朗斷崖 Brown Bluff – 賊鷗與阿德利企鵝的生死一瞬間

布朗斷崖 Brown Bluff,是位於南極半島北端的一座平頂火山 Tuya。這是一種相當獨特,而且稀有的火山地形。其形成的過程,是埋在冰河底下的火山爆發後,迸散出的岩漿先是被困在冰層之下,接著慢慢地往上將冰給溶化;冷卻後的岩漿沉積後所形成的,便是這特殊的平頂火山。

繼續閱讀 “【南極】布朗斷崖 Brown Bluff – 賊鷗與阿德利企鵝的生死一瞬間"

【南極】Cierva Cove 西爾瓦灣與 Hotel Boat

不管是誰想出這 Hotel Boat 的點子,讓乘客在返回船上之前,在海上來享用一杯 Blue Lagoon 實在是個絕妙的主意。

西爾瓦灣 Cierva Cove 位於南極半島 Antarctica Peninsula 的北端,地點正好就在 Chavdar Peninsula 的下面,緊臨格雷厄姆地 Graham Land 的西海岸。 西爾瓦灣是相當適合進行橡皮艇巡航觀光的地點之一,遼闊的冰河和佈滿了浮冰的海面;這裏除了可以欣賞海豹和鯨魚,運氣好的話,也有目睹冰山由冰棚崩解,轟然落海的機會。 (很遺憾地,傑夫並沒有如願見到冰山崩落的震撼場景) 繼續閱讀 “【南極】Cierva Cove 西爾瓦灣與 Hotel Boat"

【南極】涅克港的裸男 Neko Harbor

涅克港 Neko Harbor,是一個天然的海港(廢話,在南極的港口都是天然的),位於 Andvord Bay 之內,最初由比利時探險家 Adrien de Gerlache 男爵 發現;但其名涅克 Neko 卻是取自1911~1924年間在該地區活動的挪威補鯨船的名字。

雖然在抵達涅克港之前,我們已經進行過了不少次的登陸,但由於之前所造訪的小島,僅管皆在南極圈之內,但都未與南極大陸相連;因此涅克港對我們來說,將會是首次踩在南極大陸的土地上。 這也是整個行程中,唯二可以真正地立足於南極大陸的機會。(另一處是南極半島北端,威斗海附近的布朗斷崖 Brown Bluff)

繼續閱讀 “【南極】涅克港的裸男 Neko Harbor"

【南極】Vernadsky 烏克蘭研究站的冰河伏特加

臭氧層破了一個洞? 這當然不是什麼新的消息,這曾經讓所有人緊張不已的發現,如今卻成了一種常態,好像臭氧層破個洞天經地義,就像是糖吃多了會生蛀牙一樣,沒有什麼值得大驚小怪的。

這天下午,我們從冰山墳場布雷諾航向 Vernadsky 烏克蘭研究站所在的 Galindez Island。 這個研究站之所以特別,是因為它是發現臭氧層破洞 Ozone Hole 的地方。 除此之外,研究站的二樓設有一間「世界最南端的酒吧」;店裏的招牌飲料,便是一杯 3 塊美元,保證是在南極所製作的「冰河伏特加」。

繼續閱讀 “【南極】Vernadsky 烏克蘭研究站的冰河伏特加"

【南極】佩雷尼奧 Pleneau 與冰山墳場

清晨穿越了以壯麗景觀而聞名的拉美爾水道 Lemaire Channel 後,探險家號便來到了布雷諾 Pleneau – 探險隊員們口中的「冰山墳場 Iceberg Graveyard」。

由於布雷諾島所在的海灣恰好是入口寬、出口窄的形狀,因此許多原本在海上四處漂流的大小冰山,一但漂到了這裏之後,便被這天然的屏障給留了下來。 在布雷諾的觀光方式是搭乘橡皮艇巡航,欣賞的,則是放眼望去滿池的漂浮冰山和藏身其中的海豹。

繼續閱讀 “【南極】佩雷尼奧 Pleneau 與冰山墳場"

【南極】庫佛維爾山頂的咫尺天涯 Cuverville

在南極除了看企鵝、海豹和冰山這類靜態的活動之外,極地健行也是一種讓人相當難忘的體驗。而在數個適合安排登山的地點中,當屬庫佛維爾 Cuverville 的登山行程最為吃力,但卻也最讓人留下深刻印象。

由於探險總監康瑞在簡報時,強調了好幾次 Cuverville 健行的難度;而其所使用並再三強調的字眼則是 Strenuous,極為費力。 因此我在前一天晚餐向團員說明時,也同樣地重申了這個健行活動的難度,並調查有那些人願意早起挑戰。

繼續閱讀 “【南極】庫佛維爾山頂的咫尺天涯 Cuverville"

【南極】啟航 – 從世界的盡頭,到盡頭的世界

探險家號駛離烏斯懷亞,經畢格爾水道緩緩地航向德瑞克海峽。

12月13日,我們一早便前往布市 AEP 國內線機場搭乘船公司所 Charter 的包機,飛往有世界盡頭城市之稱的烏斯懷亞;這趟期待了大半年的南極之旅,總算是要開始上主菜了。 這包機內坐的,清一色全部都是準備要搭 Silver Explorer 的旅客;而船公司會使用包機的原因,大半是為了要確保每個參加南極行程的乘客都能趕上開船的時間,並讓服務可以從機場便展開,一方面提高服務的完整性,另一方面也順便控管旅客登船的作業。

繼續閱讀 “【南極】啟航 – 從世界的盡頭,到盡頭的世界"

【南極】航班篇 – 飛到世界的另一端

沙漠中的夕陽 – 在飛往世界的另一端途中,於多哈機場轉機時,恰好碰上了日落的時刻,玻璃窗外黃澄澄的太陽映照著地面灰撲撲的黃沙;這一刻,似乎它才是信號塔,指引著航廈內的每一個旅人回家、或離家的方向。

南極離台灣有多遠? 去網路上找一個幫人試算飛行哩程距離的網站,出發地輸入台北,目的地打上世界最南端的城市烏斯懷亞,得到的結果,會是 16,600 公里;去回程合計,則是 33,200 公里。 如果更精確地輸入我們這回所搭乘的卡達航空經香港、多哈、聖保羅、布宜諾斯艾利斯等實際轉機點,那麼單程的飛行哩程將增加到 20,617 公里,來回合計超過 4 萬公里(這是繞地球一周的距離)。

繼續閱讀 “【南極】航班篇 – 飛到世界的另一端"

【南極】Silver Explorer 銀海郵輪 探險家號

自從與銀海郵輪 Silver Expedition 的探險行程總監 康瑞.康布林克 Conrad Combrink 在台北相遇後,我便深深地愛上 Expedition Cruising;而南極,便是所有行程中我最嚮往的終極地點。 2012年的12月,在 Joe 的努力下,這南極首發團終於順利成行,我也總算實現了在南極與康瑞一同共事的心願。 他所領導的11人 Expedition Team 在我的心目中,是一支極為專業的探險隊,而 Silver Explorer 上頭上自船長下至客房清掃人員,每一個 Crew 的表現都讓人稱許。 雖然仍有少數崇尚美食主義的團員對於船上的餐飲略有不滿,但考量極地行程在補給上的困難以及廚師們為了滿足乘客味口所做出的各種努力,Silver Explorer 的整體服務品質絕對是航行南極的探險船之冠。

繼續閱讀 “【南極】Silver Explorer 銀海郵輪 探險家號"

【南極】南極前輩訪談實錄

星期五的夜裏和許久未見的玫子在仁愛路上的餐廳用完晚餐後,我在返家的公車上接到了一通電話,手機那頭傳來的聲音是個帶有廣東腔調的男性。「喂,請問是Jeff嗎?你知道我是誰嗎?」,「請問是那位?」我狐疑地回覆他。「我是鴻鵠的Thomas,環遊世界團的領隊,我人剛好在台灣,想問你明天有沒有空,想找你出來分享一下南極和南美的帶團經驗。」正愁著找不到人詢問細節的我,一口便答應赴約,打算好好地利用這個難得的機會向他請教。

碰面相談,才知道這位Thomas在旅遊業有超過25年的工作經驗,不但已經三度出任環遊世界的領隊,明年一月還要第四度擔任環遊世界80天的領隊,可謂是名符其實的旅遊達人。與他在北投短短一日的經驗交流,便讓我對接下來的南極之行,增加了許多信心。 雖然沒有自信在短期內可以和他一樣成為環遊世界的達人,但能夠認識他這麼一位經驗豐富的專家,卻是我今年最大的收獲之一。

以下,便是他針對過去三度搭乘 Silver Explorer 造訪南極時,應留意的事項整理: 繼續閱讀 “【南極】南極前輩訪談實錄"

搭郵輪暈船怎麼辦?

大部分的第一次坐船旅行的旅客,在出發前最常詢問我的一個問題,便是「搭郵輪會不會暈船?」 Well,這個問題其實因人而異,拿傑夫自己來說,有幾次曾因身體欠安,而有過暈車的經驗,但暈船,我則是從來都沒有過。 主要的原因倒不是我不怕風浪,而是現代的郵輪不分噸位,幾乎都配備有像魚鰭般的 Stabilizers 裝置,因此大幅度地降低了航行過程中所會產生的晃動感。 可我也曾遇見過那種一上船才頭一天便開始暈船的團員,亦即身體完全禁不起任何輕微的晃動,如果是像這類體質的人,通常坐完一次後,大概就不會想再搭船了。

繼續閱讀 “搭郵輪暈船怎麼辦?"

【南極】銀海郵輪 7227 航次 – 探險隊成員

這一波多折的南極行,總算是接近出團的日子了。這趟旅行,除了南極獨一無二的風光外,這次與我們同行的探險隊成員們,亦是極為關鍵的部分,因此特別花了時間將他們的背景資料和專長整理翻譯了出來,以便讓這回同行的貴賓們能夠充分的享受這次的極地旅行…

.

7227 南極航次Expedition Team探險隊專家成員:

.

Captain – Adam Boczek (船長)
本航次的船長是 亞當.波札克 ,自畢業於波蘭的海洋學院後,便開始了他長達二十多年的航海生涯。亞當在1985年便已被拔擢為船長,足跡遍及世界的各個角落,曾管理過多種不同類型的船舶,一般的貨輪、大型貨櫃船、載客郵輪…等等。 他在極地航行的經驗亦相當豐富,從波羅的海冬季時的結冰海域開始,接著航行南極、北極、格陵蘭…等極地地區,因此是一位能夠處理各種天候狀況並做出最佳應變措施,值得令人信賴的航海專家。

(註:在極地航行時,船長所扮演的角色極為重要,除了需視天候狀況來判斷航行的路線外,亦是決定情況是否適合搭乘小艇登岸的最後決策者,故需一位在極地航行有有豐富經驗的船長才能帶給旅客最多的收獲和驚喜。)

繼續閱讀 “【南極】銀海郵輪 7227 航次 – 探險隊成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