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宅桂花香

DSC_9658

今天是雙十國慶,傑夫雖然在上團時經常高聲疾呼愛台灣,但對於早起參加升旗典禮或是把國旗穿在身上這類事,則完全地提不起興趣。於是中華民國的生日,我又是宅在家裏頭呼呼大睡。 過午騎著才剛花了不小一把銀子給修理好的野狼,穿過辛亥隧道,去到了那家食物口味接近故鄉台南的金仙蝦卷,買了盒便當和魚丸湯,滿足地順著興隆路又騎回到了公館來。本人國慶日的遊行,也就這麼結束了。

才剛把車修好,便故態復萌地任憑著它在外頭給日曬雨淋,好像有點說不過去,於是在相隔數月後,它總算是再次進了家門。我在院子裏找了個能稍微擋到雨的角落,將車給牽了過去;這部那年和我一同上台北的摩托車,日子似乎比我過得還苦,全身傷痕累累不說,車上能鏽的地方,大概也全鏽了。「好生給我挺住了,咱倆才真的是相依為命。」在虧待它多年後,我心虛地對著它精神喊話。 繼續閱讀 “老宅桂花香"

台北十月天

DSC_9632

週日的下午,猶豫著是否該到附近的操場去運動。今兒個肯定無法像昨天,邊活動筋骨邊欣賞天邊的雲了。這雨只怕不知道什麼時候又要開始下了,「可不要汗還沒流,就給淋得一身溼。」我心裡反覆地盤算著。

繼續閱讀 “台北十月天"

宴父

我和父親的合照極少,而且自母親死後至今二十幾年,兩人再也沒有一起拍過照。 母親在世的那段日子,是我人生唯一對「家」有印象的歲月。

時間要倒回到三週前,那時我人仍在西班牙的土地上,一行人乘車由 Cadiz 的碼頭前往塞維亞,一個以鬥牛和佛朗明哥聞名的美麗城市。 握著麥克風在車上向乘客預先介紹著塞維亞的景點時,突然手機響了,我望了一眼上頭的來電顯示,開頭的號碼是06,那是故鄉台南的地區碼。「有誰會從台南打電話給我?」 不加思索,我隨手按了拒接鍵,繼續工作,但有個念頭突然浮上心頭,「會不會是老爸打來的?」 看見我沒接電話,郭董關心了一下,我說平常沒什麼人會打給我,特別是從台南來的電話,如果沒料錯,大概是我父親。

語方畢,電話便又響了,這回我向團員們告罪,接了這通仍是06開頭的來電;果不其然,就是父親,他問「唉,我是爸爸,你怎麼掛我電話?」,「我人正在西班牙,現在不太方便。」,「這樣,那趕快掛掉…」

繼續閱讀 “宴父"

【旅行】給團員的信 – 2012 Sep. Edition

這一回,在行程結束前,恰好有一整天的海上航行,於是我心血來潮地,在旅行結束之前,給客人寫了一封信…

.

各位敬愛的貴賓:

一轉眼,十六天的伊比利亞半島郵輪之旅,便已接近尾聲;捨得,不捨得,我們都即將踏上歸途,一塊兒返回可愛的故鄉,寶島台灣。

繼續閱讀 “【旅行】給團員的信 – 2012 Sep. Edition"

【旅行】加納利群島 - 蘭沙洛特 Lanzarote

加納利群島(Canary Islands),是西班牙最南端的島嶼,這裏的一切,都和火山相關。 有些領隊,終其一生都沒有機會造訪這幾個離西班牙本土足足有一千公里遠的小島,我卻幸運地在從業的第七個年頭,便隨著旅客搭乘大洋郵輪的蔚藍海岸號 Riviera,和同伴 喬伊.玖吉歐.傅,一塊兒地征服了加納利群島。

繼續閱讀 “【旅行】加納利群島 - 蘭沙洛特 Lanzarote"

【旅行】德國、奧地利行旅

這個八月,我難得地有了重溫一般陸上行旅的機會;搭船旅遊習慣了,偶爾像這樣用傳統的拉車方式在歐洲大陸上四處奔走,倒也別具風味。雖然旅途的序幕發生了一些令人困擾的插曲,但所幸應變處理得宜,危機過後,一天比一天漸入佳境。這趟與周副秘第四度一同出訪歐洲的任務,也順利地劃下圓滿的句點。 像是我們在維也納金色大廳裡欣賞的音樂會一樣,旅行的回憶便猶如耳畔律動的樂曲,餘音嫋嫋,久留不褪。

扣掉搭飛機不算,這次10天的旅行,我們共開了超過2,000公里的路程,一路從美茵河、陶伯河、史普雷河、易北河、伊薩河…南北曲折地開到了歐洲第二長的河流,全長2872公里,發源自德國南部黑森林的多瑙河。 藍色多瑙河,水卻不是藍色的?這回,沒有人提出這樣的疑問。我心中納悶,是他們不感興趣?還是早已有了定見,老早擬妥了一套說法,因此無需提問… 繼續閱讀 “【旅行】德國、奧地利行旅"

【旅行】Dorfler to the Rescue

14個鐘頭的長途飛行,在抵達法蘭克福的頭一天,我便遇上了狀況,中午在 Wurzburg 符茲堡用過午餐後,遊覽巴士的冷氣竟故障了,不單車內的溫度高達35度,就連空氣也不流通,後排的乘客們幾乎呈現半窒息的狀態。我心裡很明白,還有300公里遠的 Leipzig 萊比錫,看來應該是沒法兒準時抵達了。 請捷克藉的司機將車停到加油站,並將一行旅客給安置在咖啡廳後,我開始打電話與供應商聯絡換車事宜,雖然最後等到替代的車輛,但這一耗,卻已經是三個多小時後的事。看著團員在沙發上東倒西歪睡成一片的狼狽模樣,我不禁暗自咒罵起來,怎會在頭一天便遇上這鳥事,這捷克司機也真壞,冷氣壞了也不主動講,偏要等我上了高速公路以後才兩手一攤,說什麼請忍耐個兩天,到柏林以後就換另一部巴士了。 操他娘的,整部巴士只有他的座位窗戶可以打開吹風,卻叫乘客們要一路忍到柏林? 電話裡我要求供應商立刻換車,然後開始設想後續各種可能發生的情況,如果晚上能順利地到達萊比錫,那後面的行程應該就不至於受到太大的影響。 繼續閱讀 “【旅行】Dorfler to the Rescu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