貴賓狗 vs. 台灣土狗

DSC 0555

坐在巴黎戴高樂機場 Gate 27 的候機區,我和陳醫師、乾媽肩並肩地坐在一塊兒,把握這最後所剩下的一點時間,談天說笑,順便回憶這次的南法之旅。

語笑喧譁之際,話題突然間轉到了我的人生大事上頭,於是眾人們便開始討論起,究竟那一種狗比較好?

人生大事與狗有何干? 老實說,若不是陳醫師先用狗作喻描述自己的老婆,我還真不敢擅自地去 “犬化” 女人,以免有天遭到報應,被女權鬥士以更加不人道的方式來進行報復;例如將男人 “奴隸化”,俗稱「某奴」。或是進行 “同化”,把原本正常的男子漢,變成一個十足「娘炮」。手段再激烈點的,甚至會進行 “綠化”,讓該死的臭男人一夕成為「綠帽郎」。 繼續閱讀 “貴賓狗 vs. 台灣土狗"

珍重.吾友

DSC 0407

二個禮拜前,在我準備搭機前往法國出差的那天,在辦公室得知了一位舊同事生病的消息。她是我舊東家的總機小姐,與我認識的時間不算短,但由於我的個性孤僻,除了上團時會刻意燃燒熱情外,下了工便極少與人來往,因此僅管一起共事過一段日子,卻很少有機會深入交談。

有一天,在往辦公室的途中,我在 74 路的公車上與她相遇,我好奇地問她:「妳平常不是都騎車上班嗎?怎麼今天會搭乘公車,上班會不會來不及?」,「摩托車壞了,修不好,來不及也沒辦法,就被扣錢吧。」她苦笑著答。 我憋不住心中的疑問,追著便問「一部摩托車也不要多少錢,用分期的方式去買的話,應該也不至於買不起吧?」「摩托車很貴耶,我那點薪水根本買不起!」她抓住了機會,邊嘲笑我不懂民間疾苦,邊順便抱怨一下自己的待遇不佳。 我心裏想,這人真的是差勁,光只會抱怨卻不懂得長進,要是真的缺錢,那為什麼不努力些,多兼幾份工,來改善財務狀況? 那時的我,仍不知道病魔已經侵蝕了她的身體;可笑的是,她也完全不知情。 繼續閱讀 “珍重.吾友"

【頂級河輪】AmaWaterways – AmaDagio

DSC 9792

對許多有過搭乘大型豪華郵輪經驗的人來說,行程可以深入歐洲內陸的河輪旅遊,是一種相當新鮮的嘗試與體驗。 而如果要用最直接的方式來區分 Ocean 和 River Cruising 之間的差異,那就是它們的「尺寸」。 因為受限於河流水閘(Water Locks)的長寬限制,所有在歐洲主要河流上航行的船隻,船身的長與寬皆無法超過特定的大小,這導致在河輪上房間和公共設施的面積也相對受到了許多限制,因此在硬體上完全無法和動輒數萬噸的豪華郵輪相比。(對搭慣了頂級郵輪的傑夫來說,簡直是相差甚巨…)

僅管如此,河輪旅遊仍然吸引了每年超過百萬名的旅客參加,是業界中成長速度最快的一個類別,由此可見其必定有其獨有的魅力,才會有這麼多的業者會前仆後繼地投入這個市場。 繼續閱讀 “【頂級河輪】AmaWaterways – AmaDagio"

Bon Voyage @ 桃機

好一段時間沒有從桃園機場的第二航廈出境,機場內的服務品質近期似乎有了不少的改善,只是進步的程度也還不到可以拿來和亞洲其他國際機場來作比較。 這次特別讓我留下深刻印象的,並不是飲食區裏多了那些餐飲選擇或免稅店所販賣的項目變得更加豐富,而是在證照查驗通關時,移民署負責蓋出境章的女性科員。

她的樣貌清秀,但不是美豔的類型,或是那種會勾人的長相;我之所以會特別想要看清楚她的樣子,不是因為她外表吸引人,而是當我將護照交給她時,從隔壁櫃台傳來了一段讓我感到意外的對話,然後她也說了句讓人意外的話。 繼續閱讀 “Bon Voyage @ 桃機"

【南極】南極前輩訪談實錄

星期五的夜裏和許久未見的玫子在仁愛路上的餐廳用完晚餐後,我在返家的公車上接到了一通電話,手機那頭傳來的聲音是個帶有廣東腔調的男性。「喂,請問是Jeff嗎?你知道我是誰嗎?」,「請問是那位?」我狐疑地回覆他。「我是鴻鵠的Thomas,環遊世界團的領隊,我人剛好在台灣,想問你明天有沒有空,想找你出來分享一下南極和南美的帶團經驗。」正愁著找不到人詢問細節的我,一口便答應赴約,打算好好地利用這個難得的機會向他請教。

碰面相談,才知道這位Thomas在旅遊業有超過25年的工作經驗,不但已經三度出任環遊世界的領隊,明年一月還要第四度擔任環遊世界80天的領隊,可謂是名符其實的旅遊達人。與他在北投短短一日的經驗交流,便讓我對接下來的南極之行,增加了許多信心。 雖然沒有自信在短期內可以和他一樣成為環遊世界的達人,但能夠認識他這麼一位經驗豐富的專家,卻是我今年最大的收獲之一。

以下,便是他針對過去三度搭乘 Silver Explorer 造訪南極時,應留意的事項整理: 繼續閱讀 “【南極】南極前輩訪談實錄"

搭郵輪暈船怎麼辦?

大部分的第一次坐船旅行的旅客,在出發前最常詢問我的一個問題,便是「搭郵輪會不會暈船?」 Well,這個問題其實因人而異,拿傑夫自己來說,有幾次曾因身體欠安,而有過暈車的經驗,但暈船,我則是從來都沒有過。 主要的原因倒不是我不怕風浪,而是現代的郵輪不分噸位,幾乎都配備有像魚鰭般的 Stabilizers 裝置,因此大幅度地降低了航行過程中所會產生的晃動感。 可我也曾遇見過那種一上船才頭一天便開始暈船的團員,亦即身體完全禁不起任何輕微的晃動,如果是像這類體質的人,通常坐完一次後,大概就不會想再搭船了。

繼續閱讀 “搭郵輪暈船怎麼辦?"

無心之過

晚上收到了客戶因為英國方面無法給予確定答覆,而打算放棄原本計劃搭船旅行的相關簡訊後,心中突然感到莫名的失落。沒想到一件原本單純而且容易的事情,卻因故而被取消;而更令我感到受挫的,是我透過多種管道取得的第一線資訊,卻抵不上英國、馬來西亞和台灣三方業者所提供的「官方說法」。 我心裏很清楚誰的消息可靠,但這世界往往是以另一種邏輯在運作,當沒有人敢保證不出錯的時候,放棄,便成了最安全的選項。 於是業者放棄了,無法安心的客人,沒有其他選擇,也只好跟著放棄。 繼續閱讀 “無心之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