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聖節有鬼?!

今天是萬聖節,台北夜裡的街道上,四處可見鬼怪橫行;人扮的鬼,狗扮的鬼,還有一群扮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 許多人為了這西洋的節日,好生費了不少的精力來進行籌備。從挑選服裝,設計派對主題,安排場地…等等,為了能賓主盡歡,就連原本組織能力極差的小姐們,也突然個個成了足智多謀的智多星,二個多禮拜來靈感源源不絕;不但服裝要有特色,還要露得夠多、夠辣,說倒底像不像鬼不重要,能否征服派對上的那些個洋鬼、色鬼才真正要緊。於是有本錢的露了,沒本錢的那些也厚顏無恥地露了。

繼續閱讀 “萬聖節有鬼?!"

老宅桂花香

DSC_9658

今天是雙十國慶,傑夫雖然在上團時經常高聲疾呼愛台灣,但對於早起參加升旗典禮或是把國旗穿在身上這類事,則完全地提不起興趣。於是中華民國的生日,我又是宅在家裏頭呼呼大睡。 過午騎著才剛花了不小一把銀子給修理好的野狼,穿過辛亥隧道,去到了那家食物口味接近故鄉台南的金仙蝦卷,買了盒便當和魚丸湯,滿足地順著興隆路又騎回到了公館來。本人國慶日的遊行,也就這麼結束了。

才剛把車修好,便故態復萌地任憑著它在外頭給日曬雨淋,好像有點說不過去,於是在相隔數月後,它總算是再次進了家門。我在院子裏找了個能稍微擋到雨的角落,將車給牽了過去;這部那年和我一同上台北的摩托車,日子似乎比我過得還苦,全身傷痕累累不說,車上能鏽的地方,大概也全鏽了。「好生給我挺住了,咱倆才真的是相依為命。」在虧待它多年後,我心虛地對著它精神喊話。 繼續閱讀 “老宅桂花香"

台北十月天

DSC_9632

週日的下午,猶豫著是否該到附近的操場去運動。今兒個肯定無法像昨天,邊活動筋骨邊欣賞天邊的雲了。這雨只怕不知道什麼時候又要開始下了,「可不要汗還沒流,就給淋得一身溼。」我心裡反覆地盤算著。

繼續閱讀 “台北十月天"

宴父

我和父親的合照極少,而且自母親死後至今二十幾年,兩人再也沒有一起拍過照。 母親在世的那段日子,是我人生唯一對「家」有印象的歲月。

時間要倒回到三週前,那時我人仍在西班牙的土地上,一行人乘車由 Cadiz 的碼頭前往塞維亞,一個以鬥牛和佛朗明哥聞名的美麗城市。 握著麥克風在車上向乘客預先介紹著塞維亞的景點時,突然手機響了,我望了一眼上頭的來電顯示,開頭的號碼是06,那是故鄉台南的地區碼。「有誰會從台南打電話給我?」 不加思索,我隨手按了拒接鍵,繼續工作,但有個念頭突然浮上心頭,「會不會是老爸打來的?」 看見我沒接電話,郭董關心了一下,我說平常沒什麼人會打給我,特別是從台南來的電話,如果沒料錯,大概是我父親。

語方畢,電話便又響了,這回我向團員們告罪,接了這通仍是06開頭的來電;果不其然,就是父親,他問「唉,我是爸爸,你怎麼掛我電話?」,「我人正在西班牙,現在不太方便。」,「這樣,那趕快掛掉…」

繼續閱讀 “宴父"

【旅行】給團員的信 – 2012 Sep. Edition

這一回,在行程結束前,恰好有一整天的海上航行,於是我心血來潮地,在旅行結束之前,給客人寫了一封信…

.

各位敬愛的貴賓:

一轉眼,十六天的伊比利亞半島郵輪之旅,便已接近尾聲;捨得,不捨得,我們都即將踏上歸途,一塊兒返回可愛的故鄉,寶島台灣。

繼續閱讀 “【旅行】給團員的信 – 2012 Sep. Edi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