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級郵輪】Silversea Cruises – Silver Shadow 銀海郵輪 / 銀幻號

銀海郵輪的銀幻號 Silver Shadow

2011年的十月下旬,我因為工作的關係第三度搭乘了銀海郵輪(Silversea)。 頭一次與 Silversea 的邂逅是在 2008 年的夏天,那回我搭乘了銀海郵輪的銀雲號(Silver Cloud)前往波羅的海(Baltic Sea)的北歐行程。 然後在 2010 年的九月,又搭乘了新船銀神號(Silver Spirit),與客戶們一同共遊了西地中海的蔚藍海岸。 這一回,則是在溫董的熱情邀約下,前往體驗了 2000 年下水,排水量 2 萬 8000 噸,可載客 382 名的銀幻號(Silver Shadow)。

繼續閱讀 “【頂級郵輪】Silversea Cruises – Silver Shadow 銀海郵輪 / 銀幻號"

來自父親的問候

看著手機來電顯示上以 06 開頭的陌生電話號碼,我好奇會是誰從故鄉台南打電話給我?接起了電話,並按下免持聽筒功能鍵,擴音器的那頭傳來的聲音,是我已經很久都沒有聯絡的父親「柏宏啊,我是爸爸,你今天有上班嗎?」。 繼續閱讀 “來自父親的問候"

【頂級郵輪】Silversea Expeditions 當探險與奢華相遇

銀海郵輪自2008年開始加入探險船市場,成功將 Luxury 與 Expedition 這兩個天南地北的概念完美地結合在一起,也成為市場上唯一真正提供稱得上奢華等級的探險船體驗。

時間是2011年11月04號的下午四點三十分,銀海郵輪探險船(Silversea Expeditions)總監康瑞(Conrad Combrink),來到了雜技團位於復興南路上的辦公室,向我們進行了一個小時的簡報。而在聽取完他精采的說明後,我對這項商品不但更加具有信心,而且還深深地著迷,覺得 Luxury Expedition Travel 的想法實在是太酷了,希冀自己未來也能有機會和康瑞一同航行,探索地表上一般人較不易自行造訪的角落。

由於喬伊大哥計劃在2012的年底組一個南極團,因此我和他便展開了一連串的情報收集和激烈討論,最後在經過多方面的考量和取捨後,我建議他改選擇在極地探險不但比較有經驗,而且船艙和服務水準也較符合頂級郵輪規格的Silversea。 今天康瑞的到訪,則讓我慶幸自己做出了的選擇正確;因為對我和喬伊大哥來說,我們要銷售的是不同於市場的高品質行程,因此即使市場上有不少的南極探險船可供選擇,但在經過嚴格的條件篩選後,只有 Silversea 的 Silver Explorer(探險家號) 在最後通過我們的評選標準。 唯一的缺憾是這艘船太熱門,我們想要的航次幾乎已經全部售罄,於是只好退而求其次,選擇了2012年12月13日尚有不少船位可供銷售的經典十天南極行程。

繼續閱讀 “【頂級郵輪】Silversea Expeditions 當探險與奢華相遇"

【角色】史提芬章

Steven 是個雖然老派,但卻充滿了嘗試精神的中年人

在旅行的過程中,「人」總是最能讓我留下深刻的記憶,並且在旅程結束之後仍會將兩人所曾有過的交集與談話拿出來反覆地咀嚼與思索。 史提芬不是和我一塊兒旅行的第一個人,但因為他是我最近一次一起搭船旅行的伴,所以趁著記憶猶新,便順勢將他寫進了「旅人臉譜」的頭一篇。

今年五十六歲的史提芬,不久前才剛從知名外商保險公司辦理退休,照理說工作了超過三十年的他,應該開始享受退休後的賦閒生活;但大學主修觀光的他,對旅遊業一直抱持著極深的興趣,因此決定嘗試創造人生事業的第二春,並以門外漢之姿向旅行社毛遂自薦,打算接下來要做自己真正喜歡的事–旅行。

繼續閱讀 “【角色】史提芬章"

Why Not

在黑山共和國(Montenegro)的科托(Kotor)老城裏,商業周刊的執行長王文靜放下手中的iPad2,笑著對我說,「Jeff,你從現在開始到三十五歲以前剩下來的這幾年對你來說非常地重要,這二、三年的時間將會決定你接下十到十五年所能夠做的事情,所以一定要好好地思考,不要隨便浪費了任何的機會和可能性,更不要只是安於現狀,要無畏地接受不同的挑戰,並且張開雙臂主動地去擁抱改變。」

她的話,成了一劑觸媒,讓我決定在完全離開雜技團之後,開始嘗試以旅遊為題來進行寫作,可能的話,甚至不排除將這當作未來生活的重心,並從中去尋找出最適合自己的風格和特色。

成為一個專職的旅遊作家,是我從沒考慮過的選項,而且也不曉得究竟能夠持續多久,說不定在存款告罄,彈盡糧絕了以後,我又得靠給人打工或伴遊來糊口;但我很確定的是,這將是一件我會很享受從事的工作,此外如果有幸也能做得好的話,那怕就是做一輩子都不會感到厭煩。

繼續閱讀 “Why N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