貓叫春

午間聽到貓叫春的我好奇地到院子裏尋找貓咪的蹤影,後來在屋簷上發現了求愛中的貓情侶。

週末的午後,我從旅展頂級郵輪講座的會場返回到家裏,邊聽音樂邊閱讀著新一期的經濟學人雜誌時,屋外突然傳來一陣淒凌的嚎叫聲,乍聽之下原以為是那家的嬰孩兒在哭鬧,後來留神細聽,才發現那好像娃兒哭喊時的哇嗚~吐嗚~聲其實是貓兒在叫春。 於是每回在外地旅行遇到貓咪時總會拍個幾張照片的我,拿起了相機走到院子裏,跟隨著聲音的來源試著要尋找貓咪的蹤影。 我小心翼翼地輕步向院子走去,深怕敏感的貓兒在聽見有個想看熱鬧的傢伙靠近的腳步聲後會警覺地逃走。 當我來到院子以後,在老宅的屋簷上發現了叫春的貓咪,我迅速地舉起了手中的相機,朝著屋頂的方向一下便連按了好幾下快門,然後換到另一個逆光比較不嚴重的角落後,又拍了幾張。 當我滿足地查看拍攝的成果時,突然一個踉蹌,身子不穩地向一邊倒去,於是無意識地伸出手拉住了身旁的桂花樹枝好保持平衡;但這一抓所製造的聲響,已經足以把貓膽給嚇破,樓上兩隻貓咪的好興緻被我這不識趣的傢伙就這麼給全壞光了。 我內疚地看著屋簷上受到驚嚇而逃跑的貓咪,心想自己實在是很無聊,人家叫個春有什麼大不了的,我偏得要大費周章地學狗仔隊拿相機偷拍? 偷拍不打緊,還要打草驚蛇,把貓大哥的好事給全弄砸了。 貓大哥這時的心裏肯定會對我有許多不滿,說不定臨逃跑前還有用貓語對我撂了句狠話「山水有相逢,你這壞我好事的臭小子給我記著了,那天我要你也嚐嚐這滋味?」

繼續閱讀 “貓叫春"

【旅行】非誠勿擾 – 沒有女兒可以嫁給我的柴老師

十月初前往搭乘 Oceania 大洋郵輪時,和一對來自內地的老夫婦團員有許多互動的機會,而對他們兩人的喜愛也隨著相處的時間累積而逐漸地加深。 老先生和老太太是中國的高知識分子,兩人都是已退休的高中老師,一個現在以收集古物作為平日的消遣和興趣,另一個則是退休後才開始學畫國畫,僅管是半路出家卻也畫出了點名堂。 這兩老成了那次愉快的旅行中讓我最意外的驚喜之一,因為從他們的身上我看到了就算是已經到了婚姻生活末段,但有個老伴在身邊的人生還是遠比起一個人獨活要來的有意思。

丁老師和柴老師是一對可愛的老夫妻,每每觀光的過程中一沒見著對方的人影,就會開始擔心另一半的安危,最後逼得他們的女兒得要改變策略,從原本跟緊著愛自己亂跑亂逛的丁老師,到後來改將注意力放在容易緊張的柴老師的身上。 我看著這一家五口老中青三代同遊的畫面,不由自主地感到有趣,三個世代的人心裏各打著不同的如意算盤,丁爺爺想逛古董店、柴奶奶想待在船上休息,小孫女們想採買紀念品,同時扮演兩種角色的年青媽媽則是想盡辦法要讓柴老師多出門走走…

由於對我有相當的好感,於是柴老師相當地關心我的終身大事。 因為至今連 S 的手都沒有牽過,所以我從來不敢對人說,就這樣子的程度也算是有女朋友。 於是交不到女友的傑夫成了我給他們的第一印象,然後在旅程中慢慢發現,其實我好像還不算太差,沒有女朋友實在太可惜,因此一個個主動地表示要幫我介紹女孩子。 柴老師在經過幾天的相處,也對我留下極好的印象,但由於她實在是沒有對象可以給我介紹,因此在旅行的後半段最常對我說的話,就是她要是還有女兒沒嫁人的話,一定把她嫁給我。 雖然不知道如果她真還有一個年紀差不多的女兒,會不會實現承諾介紹給我,但這樣的恭維已經讓我感到心花怒放,覺得自己可能真的也不是太差,不然怎會有這麼一票客人熱情地要幫我介紹對象。 繼續閱讀 “【旅行】非誠勿擾 – 沒有女兒可以嫁給我的柴老師"

【角色】中村先生

我第一次見到中村先生一家人是在登船後第二天晚上的 Welcome Party 上,那時我便對英語相較起其他日本人要來的流利許多的中村夫婦留下極深刻的印象。 但更吸引我注意的,是他們帶了一個似乎是智能和行動都有障礙的兒子同行。

十月份搭乘 Silver Shadow 時,在船上遇到了一個來自日本的三口之家,而由於我最近積極地在學日語,因此一發現船上有來自日本的乘客以後,便馬上主動地向前攀談,並一股腦兒地將記得的日文單字和句子全拿出來使用。 但事實證明我的日語還有很大的進步空間,這名個頭嬌小,自稱 Naki 桑(Nakamura 的簡稱?)的日本老先生在看到我逐漸用光所記得的日語單字,開始支支吾吾地答不太上話之後,便改以英語和我進行交談;而讓人意外地是,他的英文程度比起其他同年齡的日本人來說,實在是好的不得了。 在寒喧的對話結束後,我的注意力被靜靜地坐在一旁的中村太太和她身邊的輪椅上那位面部表情扭曲,而且從派對開始就一直發出怪聲音的年青男性給吸引住。

繼續閱讀 “【角色】中村先生"

【頂級郵輪】Silversea Cruises – Silver Shadow 銀海郵輪 / 銀幻號

銀海郵輪的銀幻號 Silver Shadow

2011年的十月下旬,我因為工作的關係第三度搭乘了銀海郵輪(Silversea)。 頭一次與 Silversea 的邂逅是在 2008 年的夏天,那回我搭乘了銀海郵輪的銀雲號(Silver Cloud)前往波羅的海(Baltic Sea)的北歐行程。 然後在 2010 年的九月,又搭乘了新船銀神號(Silver Spirit),與客戶們一同共遊了西地中海的蔚藍海岸。 這一回,則是在溫董的熱情邀約下,前往體驗了 2000 年下水,排水量 2 萬 8000 噸,可載客 382 名的銀幻號(Silver Shadow)。

繼續閱讀 “【頂級郵輪】Silversea Cruises – Silver Shadow 銀海郵輪 / 銀幻號"

來自父親的問候

看著手機來電顯示上以 06 開頭的陌生電話號碼,我好奇會是誰從故鄉台南打電話給我?接起了電話,並按下免持聽筒功能鍵,擴音器的那頭傳來的聲音,是我已經很久都沒有聯絡的父親「柏宏啊,我是爸爸,你今天有上班嗎?」。 繼續閱讀 “來自父親的問候"

【頂級郵輪】Silversea Expeditions 當探險與奢華相遇

銀海郵輪自2008年開始加入探險船市場,成功將 Luxury 與 Expedition 這兩個天南地北的概念完美地結合在一起,也成為市場上唯一真正提供稱得上奢華等級的探險船體驗。

時間是2011年11月04號的下午四點三十分,銀海郵輪探險船(Silversea Expeditions)總監康瑞(Conrad Combrink),來到了雜技團位於復興南路上的辦公室,向我們進行了一個小時的簡報。而在聽取完他精采的說明後,我對這項商品不但更加具有信心,而且還深深地著迷,覺得 Luxury Expedition Travel 的想法實在是太酷了,希冀自己未來也能有機會和康瑞一同航行,探索地表上一般人較不易自行造訪的角落。

由於喬伊大哥計劃在2012的年底組一個南極團,因此我和他便展開了一連串的情報收集和激烈討論,最後在經過多方面的考量和取捨後,我建議他改選擇在極地探險不但比較有經驗,而且船艙和服務水準也較符合頂級郵輪規格的Silversea。 今天康瑞的到訪,則讓我慶幸自己做出了的選擇正確;因為對我和喬伊大哥來說,我們要銷售的是不同於市場的高品質行程,因此即使市場上有不少的南極探險船可供選擇,但在經過嚴格的條件篩選後,只有 Silversea 的 Silver Explorer(探險家號) 在最後通過我們的評選標準。 唯一的缺憾是這艘船太熱門,我們想要的航次幾乎已經全部售罄,於是只好退而求其次,選擇了2012年12月13日尚有不少船位可供銷售的經典十天南極行程。

繼續閱讀 “【頂級郵輪】Silversea Expeditions 當探險與奢華相遇"

【角色】史提芬章

Steven 是個雖然老派,但卻充滿了嘗試精神的中年人

在旅行的過程中,「人」總是最能讓我留下深刻的記憶,並且在旅程結束之後仍會將兩人所曾有過的交集與談話拿出來反覆地咀嚼與思索。 史提芬不是和我一塊兒旅行的第一個人,但因為他是我最近一次一起搭船旅行的伴,所以趁著記憶猶新,便順勢將他寫進了「旅人臉譜」的頭一篇。

今年五十六歲的史提芬,不久前才剛從知名外商保險公司辦理退休,照理說工作了超過三十年的他,應該開始享受退休後的賦閒生活;但大學主修觀光的他,對旅遊業一直抱持著極深的興趣,因此決定嘗試創造人生事業的第二春,並以門外漢之姿向旅行社毛遂自薦,打算接下來要做自己真正喜歡的事–旅行。

繼續閱讀 “【角色】史提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