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極】航班篇 – 飛到世界的另一端

沙漠中的夕陽 – 在飛往世界的另一端途中,於多哈機場轉機時,恰好碰上了日落的時刻,玻璃窗外黃澄澄的太陽映照著地面灰撲撲的黃沙;這一刻,似乎它才是信號塔,指引著航廈內的每一個旅人回家、或離家的方向。

南極離台灣有多遠? 去網路上找一個幫人試算飛行哩程距離的網站,出發地輸入台北,目的地打上世界最南端的城市烏斯懷亞,得到的結果,會是 16,600 公里;去回程合計,則是 33,200 公里。 如果更精確地輸入我們這回所搭乘的卡達航空經香港、多哈、聖保羅、布宜諾斯艾利斯等實際轉機點,那麼單程的飛行哩程將增加到 20,617 公里,來回合計超過 4 萬公里(這是繞地球一周的距離)。

繼續閱讀 “【南極】航班篇 – 飛到世界的另一端"

【南極】Silver Explorer 銀海郵輪 探險家號

自從與銀海郵輪 Silver Expedition 的探險行程總監 康瑞.康布林克 Conrad Combrink 在台北相遇後,我便深深地愛上 Expedition Cruising;而南極,便是所有行程中我最嚮往的終極地點。 2012年的12月,在 Joe 的努力下,這南極首發團終於順利成行,我也總算實現了在南極與康瑞一同共事的心願。 他所領導的11人 Expedition Team 在我的心目中,是一支極為專業的探險隊,而 Silver Explorer 上頭上自船長下至客房清掃人員,每一個 Crew 的表現都讓人稱許。 雖然仍有少數崇尚美食主義的團員對於船上的餐飲略有不滿,但考量極地行程在補給上的困難以及廚師們為了滿足乘客味口所做出的各種努力,Silver Explorer 的整體服務品質絕對是航行南極的探險船之冠。

繼續閱讀 “【南極】Silver Explorer 銀海郵輪 探險家號"

【旅行】深秋.南法行 – 夜巴黎 Paris

巴黎,大概是世上最讓人玩不膩的城市,每回來,總有不同的驚喜。可惜停留的時間太短,下雨的時間太多,這次短暫的重逢讓我想起了 S 傳給我的那張巴黎鐵塔照片,想起了她以前出差到巴黎時曾與我分享過的幾則故事,幾樣點心和幾個念頭。

韶光荏苒,有些思念,仍舊是思念;有些夢境,也依然只是夢境。

繼續閱讀 “【旅行】深秋.南法行 – 夜巴黎 Paris"

【旅行】深秋.南法行:Arles

船走到了亞爾,我們的隆河行程也進入了尾聲,這個季節到亞爾的觀光客數量不多,原本就古意盎然的老城,在灰濛濛的天色下,又更顯得蒼老陳舊。 船停的位置,恰好就在被盟軍炸斷的斷橋邊,橋頭上的兩隻石獅子,便是亞爾的地標之一,泰然地端坐在石柱上頭,看守著這個古老的城市。

繼續閱讀 “【旅行】深秋.南法行:Arles"

【旅行】深秋.南法行:Grignan

格里南,是法國普羅旺斯省份一個著名的薰衣草和松露產地,可惜11月不是薰衣草季節,僅管一路上經過許多的薰衣草田,卻只見著光禿禿暗綠色根莖剩株和田埂,難免有點讓人失望,心想眼前這片花田要是同時盛開的話,那真不知道該有多麼地壯觀。 也許2014年真的可以和喬大來規劃一個結合薰衣草和藝術節的河輪行程,絕對會是一次叫好叫座,而且令人難忘的旅行。 繼續閱讀 “【旅行】深秋.南法行:Grignan"

【旅行】深秋.南法行:Les Baux

這是我頭一回造訪雷波城,這個盤据在山頭上的小鎮,原以出產石材聞文,山城內的街道屋舍,自然也皆是以石料所建。這類全以石頭建造的山城,漫步其中總讓人有種時空錯置的感受,彷彿這個時代的變化,和這山城中的人們關係不大,不同膚色的觀光客穿梭在鋪石巷弄之間,有時驚聲讚嘆山谷下的遼闊風景,有時擺出撩人的姿態與石屋、石牆合影。

我很喜歡這種帶點荒涼的山城景緻,加上深秋時節的遊客不多,整個小鎮彷彿是為我們幾人而開。逛得乏了,便選個風景好的地方歇下,看遠方的山,看底下的田,看路過的來往旅人。 這日沒酒可品,但反正風景醉人,縱然無酒亦能賓主盡歡。

繼續閱讀 “【旅行】深秋.南法行:Les Bau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