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It Makes You Happy… Birthday!

也許是因為過去十幾年的領隊生涯給人留下的深刻印象吧,每回與好久不見的朋友或客戶碰面時,他們總習慣性地問我最近去了哪些地方?接下來又準備要去哪裡?

“最近哪裡也沒去耶,然後也沒有出門旅行的計劃。”

也許是沒料到會從我口中出現這般空洞的答覆吧,不少人會因此便僵在這裡,仿佛等著我進一步說明不出門旅行的理由和原因。

“我已經從領隊角色淡出有一段時間了,不帶團以後,便也就不是那麼頻繁地出國。”

繼續閱讀 “If It Makes You Happy… Birthday!"

Noise Cancelling

我有一副 Sony 的藍牙降噪耳機,每每在我需要清靜的時刻扮演耳根子的守護神,阻絕掉各種惱人的聲響。移動式除濕機的隆隆聲、巷口那隻鸚鵡的鳴叫聲、街坊鄰居的交談聲、隔壁住戶和友人半夜的聊天聲…。如果沒有這副神奇的耳機,我想我罹患躁鬱症的幾率應該也不低。

對於靜的住的人來說,“吵”大概是生活中的頭號大敵。但當外在的噪音還可以透過耳機來加以遮蔽,那內在的那些噪音又該怎麼消除呢?

繼續閱讀 “Noise Cancelling"

謝幕的藝術

在今年尾牙的餐宴上,我偶然地在和溫董的摯友傅先生的閒談中,聽聞了關於他打算進行樹葬的規劃。不知道為什麼,這樣瀟灑處理自己身後事的方式,莫名地對我具有吸引力;如果能夠不枉此生,又何必在死後仍要佔去一方風水寶地或是住進塔里?

繼續閱讀 “謝幕的藝術"

一個人的年夜飯

每年一到過年的時候,我總是會不經意地好奇,自己究竟是從什麼時候開始不再“過年”了呢?年幼的時候,對團圓飯的記憶是和弟弟兩個人在空蕩的屋子裡煮火鍋。這樣的日子,爸爸為什麼不在家?獨自生活慣了的兄弟倆居然誰也沒有在意過這樣的問題,仿佛那是一種再理所當然不過的情況。但長大以後我偶爾忍不住會想,那時候的爸爸在哪裡?他快樂嗎?有和心愛的家人一起圍爐吃年夜飯嗎?那麼多個離異的除夕夜,他心裡曾經思念過我們嗎?

繼續閱讀 “一個人的年夜飯"

養子不孝

上一次和他談話,已經是多久以前了呢?在今晨掛掉父親打來的電話後,我嘗試著回憶兩人最近一次通話的時間和緣由,但也許是因為間隔的時間實在是太久了吧,我忘了是一年、還是二年沒有聽到他的聲音了。如果不是因為他要搬回和緯路的舊宅,請我在裝修前把私人的物品搬走,父子間保持靜音模式的長度大概還能繼續延長下去。

繼續閱讀 “養子不孝"

粉碎烏托邦

走出捷運站,我向四周望了望,接著便朝著我認為應該沒錯的方向走去。不僅事前在電腦上查過地圖,在出捷運站前又看了一次墻面上的出口位置圖,因此走錯方向的可能性,應該極低吧?

就這麼往前走了十多分鐘後,終於察覺到不對勁,應該幾分鐘路程就能抵達的地方,怎麼會到現在還不見目的地的蹤影?於是拿出手機打開 Google Maps 來確認位置,果然,我是朝著正好相反的方向前進。

繼續閱讀 “粉碎烏托邦"

再見了,2018,還有我的三十幾歲

今天是 2018 的最後一天,我依照慣例地撥出了一些時間讓自己靜下心來好好回顧一年來的生活體驗和感想。頭一個浮現腦海的想法,是距離生命盡頭的日子又近了一些,我想這大概是中年大叔和青春小伙子在對待時間上最大的差異了吧?一個的算法是還剩下多少可用,該怎麼省著點用;另一個則是彷彿盡頭是一種極模糊又遙遠的概念,因此從不在乎自己在不經意之間揮霍掉了多少。

至少,我的青春好像就是那麼隨便地就給揮霍掉的。

繼續閱讀 “再見了,2018,還有我的三十幾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