擤不完、涕不斷

當感冒未瘉並接連兩天頭昏腦漲鼻水直流時,除了躲進號稱具有神奇療效的棉被裏躺在床上裝死外,還有什麼其它適合做的事?

恩,當神智不清的時候,是最適合寫作的時候,因為不管內容如何不妥,用字遣詞如何不講究,都可以主張犯行當下的精神異常來為自己辯護。

傑夫沒有成為一名律師實在很可惜。

繼續閱讀 “擤不完、涕不斷"

電棒

很少掛病號的傑夫不久前才向 S 誇口說自己從小就是在惡劣的環境下長大,所以逐漸進化成現在不太容易生病的體質,連健保卡也已經有 N 年沒有拿出來用過。 但牛皮才吹完沒幾天,號稱百病不侵的鐵人馬上便著涼感冒,接連著兩天病厭厭地不論做什麼事都提不起勁來。

基於好奇,傑夫接受了 S 的建議,上網訂購了一隻電棒。 而那大概是在繼煮水壺之後,我所購買過最實用的電器。

電棒的用法,和電吉它一樣,可以分為插電和不插電,在英語裏也有專門的講法,插電時謂之 Plugged,不插電時則叫 Unplugged。 不管有沒有插電,電棒最基本的功能和電吉它其實無異,都是為了要讓妹留下深刻印象。 此外它們在使用的方式上也相當接近,都要一手握住把手並且不時變換指法,然後另一隻手不停撥弄。

繼續閱讀 “電棒"

人生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

日前參加訪談節目的錄影,在20號播出了,本來不打算收看的傑夫,因為親友們在臉書上貼了視頻分享,於是也稍微看了一下自己在鏡頭前所呈現出來的樣子。 看了2分多鐘,便極不滿意地將畫面給關掉,一來是對當天的髮型不滿意,二來則是覺得很不習慣,原來自己看自己在電視上講話會是件那麼奇怪的事,甚至一度懷疑畫面上的那個人真的是我? 雖然從沒想過會同意去錄影,但既然去了,就要給自己的表現打一下分數,而即使是用最寬鬆仁慈的給分標準,我想我還是只有不及格的39分,30分是同意去錄影的獎勵分,8分是化妝師的修容技巧,我的部分,大概只有僅僅1分。 (事實證明我果然沒有 Camera Face,自己都看不太下企…)

繼續閱讀 “人生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

【旅行】那些年,我和一群可愛孩子們的回憶

2008年是我第一次陪南投的這群孩子們前往美國,我從沒料到自己會在那樣的一次旅行中,得到不比師生們少的收獲。

在長達七年的伴遊生涯中,大多數的時候是帶著旅客前往世界各地吃喝玩樂,而且一路從招待團的工作人員做起,到今天成為一名高級伴遊;服務的對象也從保險業務員、直銷商,到一擲千金的貴婦、大老闆、億萬富豪…。 而在這不算長的期間裏,我很幸運地遇上了一群特別的旅客,他們是只有13、4歲的孩子,來自南投的一所國中,計劃要到美國去體驗當地的學校生活。 除了緣分,我不知道還有什麼理由可以解釋我和這群孩子們的相遇,因為當時我所服務的這家旅行業者既不擅長辦遊學團,在南投也沒有業務代表,我會到南投去拜訪他們,純粹是老闆接到一通重要客戶打來要求幫忙的電話,表示希望能協助這所學校來進行相關的美國教育參訪活動,於是我便就這麼陪著老闆到了南投去參與競標,並在大多數旅行社因無利可圖而全都放棄前往投標的情況下,擊敗了唯一的一家同樣參與投標的業者,成為負責承辦的旅行社,我也順理成章地被指派為主要的承辦人。

繼續閱讀 “【旅行】那些年,我和一群可愛孩子們的回憶"

幸福保證班

每個人都在追求幸福,但幸福的定義是什麼?世上有沒有一種幸福保證班呢?

今天在駕訓班偶然聽見了一位幫女兒報名學開車的媽媽向櫃台的小姐詢問保證班的細節,突然間想起了在現實生活中許多不同類型的保證班,像是升學保證班、證照保證班、空姐保證班、公職保證班、才藝保證班…,全都強調可以一直上課直到達成原本報名的目的為止。 然而人生呢? 有沒有那種保證能夠出人頭地或是家庭美滿的幸福保證班存在?

繼續閱讀 “幸福保證班"

獨自過生日的男孩

每年到了這個時候,身邊朋友的話題總是不免俗地便圍繞在聖誕夜和跨年的計畫上,而從不過節的傑夫,今年則同樣打算浪費掉這兩個原本可以拿來大肆慶祝的節日,在大部分人都忙著狂歡與享樂的同時,一個人待在家裏,無差別地和平時一樣吃飯、寫作、睡覺。

昨天中午和 Joe 及 Q 在一家叫「呷糊塗」的快炒店吃午飯時,先是聊到了 Q 的聖誕趴安排,接著Joe 說他的朋友們可能也會到他家裏去開派對。話題在聖誕趴的主題上停留了一會兒後,我的興趣突然轉移到了 Joe 的大兒子身上,因為他說,他家老大剛好就是在聖誕節那天生日,最特別的是,他總是一個人過生日;好比去年他就獨自去了 Fridays 餐廳吃飯,自己為自己慶生。 總是被朋友們包圍著的 Q 在初聽聞此事時,臉上流露出了難以置信的表情;我則是好奇這個才剛上大學的大男孩怎麼會就如此地多愁善感? Joe 感慨地說,他的兒子心裏頭大概有一些無法從其他人那裏得到解答的疑問,所以選擇了那樣的方式來表達他心裏頭的不確定與不安,並試圖在那樣的儀式過程裏去檢視自己的人生價值。 這個 Joe 口中喜愛練摔角,有著結實臂膀的大男孩,卻有著一顆再纖細不過的心。

繼續閱讀 “獨自過生日的男孩"

貓叫春

午間聽到貓叫春的我好奇地到院子裏尋找貓咪的蹤影,後來在屋簷上發現了求愛中的貓情侶。

週末的午後,我從旅展頂級郵輪講座的會場返回到家裏,邊聽音樂邊閱讀著新一期的經濟學人雜誌時,屋外突然傳來一陣淒凌的嚎叫聲,乍聽之下原以為是那家的嬰孩兒在哭鬧,後來留神細聽,才發現那好像娃兒哭喊時的哇嗚~吐嗚~聲其實是貓兒在叫春。 於是每回在外地旅行遇到貓咪時總會拍個幾張照片的我,拿起了相機走到院子裏,跟隨著聲音的來源試著要尋找貓咪的蹤影。 我小心翼翼地輕步向院子走去,深怕敏感的貓兒在聽見有個想看熱鬧的傢伙靠近的腳步聲後會警覺地逃走。 當我來到院子以後,在老宅的屋簷上發現了叫春的貓咪,我迅速地舉起了手中的相機,朝著屋頂的方向一下便連按了好幾下快門,然後換到另一個逆光比較不嚴重的角落後,又拍了幾張。 當我滿足地查看拍攝的成果時,突然一個踉蹌,身子不穩地向一邊倒去,於是無意識地伸出手拉住了身旁的桂花樹枝好保持平衡;但這一抓所製造的聲響,已經足以把貓膽給嚇破,樓上兩隻貓咪的好興緻被我這不識趣的傢伙就這麼給全壞光了。 我內疚地看著屋簷上受到驚嚇而逃跑的貓咪,心想自己實在是很無聊,人家叫個春有什麼大不了的,我偏得要大費周章地學狗仔隊拿相機偷拍? 偷拍不打緊,還要打草驚蛇,把貓大哥的好事給全弄砸了。 貓大哥這時的心裏肯定會對我有許多不滿,說不定臨逃跑前還有用貓語對我撂了句狠話「山水有相逢,你這壞我好事的臭小子給我記著了,那天我要你也嚐嚐這滋味?」

繼續閱讀 “貓叫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