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宅桂花香

DSC_9658

今天是雙十國慶,傑夫雖然在上團時經常高聲疾呼愛台灣,但對於早起參加升旗典禮或是把國旗穿在身上這類事,則完全地提不起興趣。於是中華民國的生日,我又是宅在家裏頭呼呼大睡。 過午騎著才剛花了不小一把銀子給修理好的野狼,穿過辛亥隧道,去到了那家食物口味接近故鄉台南的金仙蝦卷,買了盒便當和魚丸湯,滿足地順著興隆路又騎回到了公館來。本人國慶日的遊行,也就這麼結束了。

才剛把車修好,便故態復萌地任憑著它在外頭給日曬雨淋,好像有點說不過去,於是在相隔數月後,它總算是再次進了家門。我在院子裏找了個能稍微擋到雨的角落,將車給牽了過去;這部那年和我一同上台北的摩托車,日子似乎比我過得還苦,全身傷痕累累不說,車上能鏽的地方,大概也全鏽了。「好生給我挺住了,咱倆才真的是相依為命。」在虧待它多年後,我心虛地對著它精神喊話。 繼續閱讀 “老宅桂花香"

台北十月天

DSC_9632

週日的下午,猶豫著是否該到附近的操場去運動。今兒個肯定無法像昨天,邊活動筋骨邊欣賞天邊的雲了。這雨只怕不知道什麼時候又要開始下了,「可不要汗還沒流,就給淋得一身溼。」我心裡反覆地盤算著。

繼續閱讀 “台北十月天"

宴父

我和父親的合照極少,而且自母親死後至今二十幾年,兩人再也沒有一起拍過照。 母親在世的那段日子,是我人生唯一對「家」有印象的歲月。

時間要倒回到三週前,那時我人仍在西班牙的土地上,一行人乘車由 Cadiz 的碼頭前往塞維亞,一個以鬥牛和佛朗明哥聞名的美麗城市。 握著麥克風在車上向乘客預先介紹著塞維亞的景點時,突然手機響了,我望了一眼上頭的來電顯示,開頭的號碼是06,那是故鄉台南的地區碼。「有誰會從台南打電話給我?」 不加思索,我隨手按了拒接鍵,繼續工作,但有個念頭突然浮上心頭,「會不會是老爸打來的?」 看見我沒接電話,郭董關心了一下,我說平常沒什麼人會打給我,特別是從台南來的電話,如果沒料錯,大概是我父親。

語方畢,電話便又響了,這回我向團員們告罪,接了這通仍是06開頭的來電;果不其然,就是父親,他問「唉,我是爸爸,你怎麼掛我電話?」,「我人正在西班牙,現在不太方便。」,「這樣,那趕快掛掉…」

繼續閱讀 “宴父"

The Age of Worry

在俄羅斯聖彼得堡的 Peter & Paul Fortress 遇見了一位可愛的金髮小女孩,心想如果我如果有一個女兒,等她長那麼大的時候,我會已經幾歲了?

不知不覺間已經有好一段時間沒有發文,不是偷懶,也不是遇上寫作的瓶頸,而是最近連續接了幾個團,出門給人伴遊賺錢去;好不容易回到家,便想痛快地放空一段時間,讀讀書、看看電影、聽聽音樂、順便思考一下人生的方向…

最近經常聽到陌生人羨慕我所從事的領隊工作可以免費地到許多國家去旅遊,若是在幾年前,我可能會謙虛地答覆說其實並沒有他們所想像的那般美好,心裡則暗自微微得意,慶幸自己幸運地意外走進了這個行業。 一轉眼近八年的時間過去,我對領隊的工作雖然仍未產生倦怠,但卻開始擔心這種時間被切割的零碎分散的生活,雖然帶給了我許多探訪世界的機會,卻也可能讓我錯過生命中其它重要的人、事、物。

繼續閱讀 “The Age of Worry"

The Fakebook

有些孩子,雖然擁有的很少,但因為不知道該為了什麼而煩惱,所以光著身子享受這片屬於他們的海灘,便已經足夠讓他們的臉上堆滿笑容。 / 2011年10月攝於印尼的龍目島
男孩用深遂的眼眸望著我們,彷彿正好奇著從船上下來的這些人又是過著什麼樣的人生?他們也和我一樣喜歡在沙灘上翻筋斗嗎?

2011年和老史搭船旅行去了一趟印尼,整趟旅行讓我留下最深刻印象的,除了航行經過赤道時一望無際的碧海青天,便是龍目島上光著身子在海灘上嬉鬧玩耍的當地孩童。

個頭嬌小的娃兒先是用我聽不懂的土語對著已經在水裏的其他孩子叫喊,接著出奇不意地連續翻了好個筋斗一躍跳進黃澄澄的海水裏,然後模仿體操選手般擺出得意的姿勢,享受著其他同伙們朝他身上撥來的水花。 他們臉上的笑容,比龍目島上著名的 Dragon (巨大蜥蜴),要來得吸睛多了。

繼續閱讀 “The Fakebook"

擤不完、涕不斷

當感冒未瘉並接連兩天頭昏腦漲鼻水直流時,除了躲進號稱具有神奇療效的棉被裏躺在床上裝死外,還有什麼其它適合做的事?

恩,當神智不清的時候,是最適合寫作的時候,因為不管內容如何不妥,用字遣詞如何不講究,都可以主張犯行當下的精神異常來為自己辯護。

傑夫沒有成為一名律師實在很可惜。

繼續閱讀 “擤不完、涕不斷"

電棒

很少掛病號的傑夫不久前才向 S 誇口說自己從小就是在惡劣的環境下長大,所以逐漸進化成現在不太容易生病的體質,連健保卡也已經有 N 年沒有拿出來用過。 但牛皮才吹完沒幾天,號稱百病不侵的鐵人馬上便著涼感冒,接連著兩天病厭厭地不論做什麼事都提不起勁來。

基於好奇,傑夫接受了 S 的建議,上網訂購了一隻電棒。 而那大概是在繼煮水壺之後,我所購買過最實用的電器。

電棒的用法,和電吉它一樣,可以分為插電和不插電,在英語裏也有專門的講法,插電時謂之 Plugged,不插電時則叫 Unplugged。 不管有沒有插電,電棒最基本的功能和電吉它其實無異,都是為了要讓妹留下深刻印象。 此外它們在使用的方式上也相當接近,都要一手握住把手並且不時變換指法,然後另一隻手不停撥弄。

繼續閱讀 “電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