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深秋.南法行:Vienne

在 Vienne 的主要大道上,我遇上了「布魯日傑夫」巧克力店,於是向乾媽開玩笑說,沒辦法,做點小本生意貼補家用,大家不嫌棄的話,可以進我店裏去光顧一下。 後來在巴黎的香榭里舍大道上,又看見 Jeff de Bruges,我只好承認,其實生意真的做得不小,店都開到巴黎來了…

座落於勃根地與薄酒萊產酒區之間,維埃納 Vienne 是個有著悠久歷史和濃厚羅馬風情的美麗小鎮。 這天我們漫步維埃納老城區,搭乘迷你觀光小火車到山頂遠眺隆河河景,參觀從西元一世紀便存在的奧古斯圖斯古羅馬劇院、中世紀的聖安德魯教堂、聖皮耶修道院…等歷史景點。

繼續閱讀 “【旅行】深秋.南法行:Vienne"

【旅行】深秋.南法行:Beaujolais Nouveau

DSC 9999

薄酒萊,對許多台灣的消費者來說,並不算陌生;就連開小黃的運將被問到有沒有聽過薄酒萊時,也都表示覺得耳熟,搔頭抓耳地努力回想自己究竟是在那裏聽到這種酒的名字。 成功的行銷,讓薄酒萊在台灣打開了市場,甚至一度造成風潮;但台灣人的熱度通常能維持的時間不長,推廣這類售價低廉的葡萄酒商,也沒有烈酒商那般雄厚的行銷費用和資源,因此薄酒萊的名字雖然是家喻戶曉了,但薄酒萊是什麼樣的酒,卻有不少人和運將一樣,一知半解。

這次的南法旅行,沿著隆河一路向南航行,該航次的主題,恰好便是 Wine Cruise;而十一月,則是每年薄酒萊新酒上市的月份,因此這次旅行被我所飲入肚的薄酒萊,數量超過我這一生飲用它的總和。(因為在這之前,我只聽過薄酒萊,卻從來沒有喝過…) 繼續閱讀 “【旅行】深秋.南法行:Beaujolais Nouveau"

【旅行】深秋.南法行:Salade Lyonaise

DSC_9699

2012年深秋南法行的首站,我們一行人來到了法國南部的大城–里昂 Lyon,這裏是僅次於巴黎和馬賽,全法國人口第三多的大城市;但很有趣的是,走出 TGV 車站,街上的人車皆少,這美食之都,在這秋風蕭颯的季節,竟顯得有幾分冷清。

我將眾人安頓在車站內的一角,獨自一人先到外頭去找車,豈知整個停車場空盪盪的,只有零星的幾部大巴停在裏頭。我遍尋不著該來接團的15人座廂型車,於是趕忙撥了電話給當地車行,好詢問清楚司機的下落。 在法語和英語並用,糾纏了十數分鐘,並連番換了幾個人答話後,終於搞明白我會找不到車的原因;來接團的,原來並不是預定的15人座,而是輛50人座的遊覽巴士;空曠的停車場上那部暗紅色的大巴,便是準備用來載我們六人的交通工具。 11月的里昂,不但車外冷清,便連車內也跟著唱起了空城計。 繼續閱讀 “【旅行】深秋.南法行:Salade Lyonaise"

【旅行】給團員的信 – 2012 Sep. Edition

這一回,在行程結束前,恰好有一整天的海上航行,於是我心血來潮地,在旅行結束之前,給客人寫了一封信…

.

各位敬愛的貴賓:

一轉眼,十六天的伊比利亞半島郵輪之旅,便已接近尾聲;捨得,不捨得,我們都即將踏上歸途,一塊兒返回可愛的故鄉,寶島台灣。

繼續閱讀 “【旅行】給團員的信 – 2012 Sep. Edition"

【旅行】加納利群島 - 蘭沙洛特 Lanzarote

加納利群島(Canary Islands),是西班牙最南端的島嶼,這裏的一切,都和火山相關。 有些領隊,終其一生都沒有機會造訪這幾個離西班牙本土足足有一千公里遠的小島,我卻幸運地在從業的第七個年頭,便隨著旅客搭乘大洋郵輪的蔚藍海岸號 Riviera,和同伴 喬伊.玖吉歐.傅,一塊兒地征服了加納利群島。

繼續閱讀 “【旅行】加納利群島 - 蘭沙洛特 Lanzarote"

【旅行】德國、奧地利行旅

這個八月,我難得地有了重溫一般陸上行旅的機會;搭船旅遊習慣了,偶爾像這樣用傳統的拉車方式在歐洲大陸上四處奔走,倒也別具風味。雖然旅途的序幕發生了一些令人困擾的插曲,但所幸應變處理得宜,危機過後,一天比一天漸入佳境。這趟與周副秘第四度一同出訪歐洲的任務,也順利地劃下圓滿的句點。 像是我們在維也納金色大廳裡欣賞的音樂會一樣,旅行的回憶便猶如耳畔律動的樂曲,餘音嫋嫋,久留不褪。

扣掉搭飛機不算,這次10天的旅行,我們共開了超過2,000公里的路程,一路從美茵河、陶伯河、史普雷河、易北河、伊薩河…南北曲折地開到了歐洲第二長的河流,全長2872公里,發源自德國南部黑森林的多瑙河。 藍色多瑙河,水卻不是藍色的?這回,沒有人提出這樣的疑問。我心中納悶,是他們不感興趣?還是早已有了定見,老早擬妥了一套說法,因此無需提問… 繼續閱讀 “【旅行】德國、奧地利行旅"

【影像】行旅影像集:Hotel Due Torri Verona

每回帶團去到茱麗葉的故鄉維洛納 Verona,總是好奇這個充滿了浪漫情懷的古城,夜裡會是什麼樣的景緻。而在2012年的五月,我總算是在這個愛情聖地留宿了一夜,而且住得還是城裏最好的一家酒店,Hotel Due Torri。

由於維洛納的地理位置恰好在米蘭和威尼斯的中間,因此經常被當作是中途站而簡略帶過,顯少有旅遊團體會在這裏過夜,也因此當夜幕低垂,入了夜後的維洛納,會呈現出與白天時完全不同的面貌,不留意的話,會有種好似身處一個完全不同城市的錯覺。 當吃完晚餐漫步踩著鋪石小徑回到飯店 Hotel Due Torri,眼前這棟由貴族私人宅邸所改建成的五星飯店,在黑夜中彷彿散發著一股迷人的韻味,勾引著迷途的旅人朝它走去,隔著大門的格紋玻璃窗朝裏頭窺視,一探究竟。

繼續閱讀 “【影像】行旅影像集:Hotel Due Torri Veron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