宴父

對「宴父」的想法

  1. 很高興你們長大了,雖然一路跌跌撞撞。至少你們沒有"壞仔"。這張照片讓我也回憶上心頭。回想起那個開朗外向永遠精力充沛的阿姨。我那時覺得她很像崔苔菁呢。加油ㄋㄟ!

    1. 像崔苔菁嗎?可惜我對她的記憶實在太少,連這家全家福照片裏我和老弟被什麼物事給吸引住了目光,而忘了看鏡頭也不清楚。 她的模樣、聲音、個性,我都記不太得了,母親究竟是個怎麼樣的人,也只能夠從他人的描述中,一片一片胡亂地拼湊起來。

      當年離家時從櫃子裏所翻出來的這幾十張泛黃的照片,是我手中握有僅存對家的回憶。

      宴父當日,父親提的頭一件事,便是二姑丈家裏的長子博文,前陣子撒手人寰,姑姑、姑丈白髮人送黑髮人,選定出殯的日子,他不巧便在台北受訓。 人生如朝露,逢日便乾,何其短暫。 人與人之間的緣份,更是風雲變換,昨日還笑飲高歌,今日便可能已經天人永隔。

      感謝表哥讓我多認識了母親的另外一面,像崔苔菁的那一面。 可惜我母子倆的緣份不足,她的美好,我只能像這般憑空地想像、忖測。

      紙短情長,謹以此文獻予亡母,寬慰她在天之靈。也讓她知道,我已經長大,並且懂得去體諒父親的身不由衷。

      下次回鄉,咱幾個兄弟再相約一塊兒出來吃頓飯,好好地敘敘舊吧!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